正文

市场大幅反弹,欢呼的除了股民之外,恐怕还有一大批掌管着上百亿资金的基金经理。

而在这些基金经理之中,近期最开心的莫过于中欧基金的“医药女神”葛兰了。在经历了接近3个季度的大幅回撤后,葛兰管理的多只基金终于在今年二季度开始“止跌回升”,二季度收益全部为正;此外,其管理的基金规模也重回1000亿大关,达到了1017.51亿。

作为备受瞩目的“顶流”基金经理之一,近两年来伴随着基金市场波动的不断加大,葛兰背后的争议也越来越多,特别是在今年一季度,其管理的多只基金出现大幅回撤之后,基民对于葛兰“要管理费不管基民死活”的声讨便越来越多,而其管理的多只基金在一季度也遭遇了大额的赎回。

如今,伴随着市场开启大幅反弹之后,葛兰管理的多只基金开始回暖,其管理规模也开始逐渐回升;不过,在经历了近两年基金市场的大幅波动之后,基民对于所谓的“顶流”基金经理开始回归理性,而在褪去了“顶流光环”之后,葛兰的未来又能走多远?

“医药女神”的辉煌战绩

“医学界少了一位科学家,而投资界多了一位专业的主题基金经理。”

上面这句话,是2016年葛兰刚开始管理基金的时候,一篇文章对于葛兰的描述。作为中欧基金的“头牌人物”,葛兰可以说自踏入基金行业以来,便自带光环。

根据资料介绍,葛兰拥有很强的“学霸”背景,其大学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,而后来到了美国的西北大学攻读博士,专修生物医学工程,并最终获得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,葛兰就申请到了连教授申请起来也有难度的科研基金——美国心脏学会科研基金,而其研究的方向虽然是偏冷门的心脏核磁共振快算法,但最终也获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正是这样一位医学界的“学霸”人物,在回国后没多久却选择了放弃医学,转道投资行业。

不过,葛兰的跨行其实并不顺利。在2014年10月加入中欧基金之后,次年的6月到9月,还只是一名新人的葛兰管理了一只名为“中欧明睿新起点”的基金,由于踩雷乐视网和暴风影音,这只基金的回撤达到了64.71%,大幅跑输上证指数的收益,这成了葛兰难以抹去的“黑历史”。

对于很多基金经理而言,如果刚刚出道就拿到了这样的成绩,很可能职业生涯会因此结束,不过好在当时市场整体处于大幅回撤的阶段,基金市场也没有如今那么疯狂,这才让葛兰有了再次尝试的机会。

而事实也的确如此,虽然之前折戟“中欧明睿新起点”,但在2016年接手“中欧医疗健康混合”之后,这只基金便取得了出色的表现,从2016年9月葛兰开始执掌以来,到2019年年底,不过短短三年多的时间,这只基金累计收益率达80.35%,年化收益率超过20%。

而由于“中欧医疗健康混合”的出色表现,这只基金的规模也跟随着快速上升。

根据数据统计显示,在2016年9月30日,“中欧医疗健康混合”的期末净资产仅为1.63亿;到了2019年12月31日,这只基金的规模就飙升到了20.28亿,而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6月30日,这只基金的期末净资产已经来到了325.86亿,成为了市场中为数不多的超300亿规模的基金之一。

由于成绩亮眼,在名声大噪之后,葛兰相继接管了中欧医疗创新股票、中欧阿尔法混合、中欧研究精选混合等多只基金,“医药女神”的雏形也逐渐形成。

不过,正所谓飞得越高,跌得也会越狠,正是因为此前取得的亮眼成绩,后来也让其迅速跌下神坛。

因流量而起,因流量而落

作为行业中少有的女性基金经理之一,葛兰在行业中具有明显的“稀缺性”。

再加上独有的“学霸”背景以及出色的成绩,葛兰逐渐成为了中欧基金的中流砥柱,随着互联网代销机构的兴起以及行业的爆发,葛兰更是被中欧基金推上了“C位”,在流量的加持下,管理规模迅速增长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21年3月由支付宝推出的《基金背后的故事》系列片中,葛兰以一个“工作勤恳、勤于求知、致力于为投资者服务”的基金经理形象出镜,作为本就为数不多的女性基金经理,在平台的“推流”引导下,葛兰人气暴增,旗下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基金更是长期霸占蚂蚁财富的“金选”榜单。

而从具体数据来看,在2021年3月31日时,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基金的规模为195.06亿,而到了2021年12月31日,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基金的规模就迅速增长到了340.52亿,短短9个月的时间规模增长了150.42亿,可见流量给葛兰和背后的中欧基金带来了巨大的收益。

不过,所有的事情都会有两面性,借助中欧基金“造势”以及第三方网络平台“推流”迅速崛起的葛兰,在业绩下滑的时候,却也受到了流量的反噬。

根据数据显示,自2021年7月以来,葛兰掌管的多只基金开始出现回落。以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基金为例,在2021年6月28日,这只基金的净值最高上涨到了4.237元,随后便开始回调;到2022年4月25日,该基金净值最低下跌到了2.316元,短短8个月的时间,基金的净值便下跌了45.34%。

而伴随着基金净值的大幅回调,葛兰和中欧基金也遭到了基民的声讨。在基金吧中,不少基民认为“葛兰太自私了,为了自己的管理费,不管基民的死活”,也有许多的基民开始质疑葛兰的能力,认为其作为掌管千亿规模的基金经理,缺乏控制风险的意识,不具备掌管如今庞大资金的能力。

此外,由于基金表现不佳,葛兰的管理规模在前两个季度出现大幅“缩水”的情况,特别是今年的一季度,市场更是传出了葛兰遭遇400亿巨额赎回的相关消息,虽然后来被中欧基金澄清,但足以见得葛兰已经失去了基民的支持,这位曾经的“顶流”基金经理,在业绩转差之后,也因为流量被迅速推下神坛。

重回千亿规模,葛兰将走向何方?

伴随着近两个月市场的大幅反弹,葛兰管理的多只基金终于有了“止跌”的迹象。

根据界面新闻统计的数据显示,今年的二季度,葛兰管理的5只基金收益全部为正,其中收益最高的是“中欧明睿新起点”,二季度回报为14.04%,收益最低的是“中欧医疗创新A”,二季度回报为4.35%。

而随着基金的“止跌”,葛兰的基金管理规模也再度回到了1000亿之上,达到了1017.51亿,较一季度末的961.49亿元增长56.02亿元,增幅为5.83%。

不过,虽然基金开始止跌回升,但和同类基金相比,这些基金的表现其实并不算太突出。

还是以规模最大的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基金为例,截至7月22日收盘数据显示,该基金近三个月收益为9.56%,跑输同行14.17%的收益,在同类3073只基金中排名1956位;近6个月收益为-2.18%,略跑赢同行-5.78%的收益,在同类2774只基金中排名702位。

由此可见,葛兰的基金管理规模之所以能够回升,并非是因为业绩出色,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或许是已经被深套的老基民无奈的“补仓”。

而除了管理的基金表现平平之外,葛兰的操作风格也一直被许多的投资者所诟病。

从基金的持仓来看,葛兰偏好于一些大市值个股,且都是以长期持有为主,不经常操作。以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基金为例。在2021年一季度时,该基金的前五大持仓分别为药明康德、爱尔眼科、长春高新、凯莱英以及智飞生物,而到了2022年一季度,该基金的前五大持仓分别为药明康德、爱尔眼科、凯莱英、迈瑞医疗以及泰格医药,前五大持仓中有三只个股并没有发生变化。

此前,葛兰对于自身投资观点也做出过总结:“我对自己的理解,成长风格非常鲜明,淡于择时,专注选股,绝大部分精力分配在基本面研究上。”但很显然,抱团这些大市值的个股,并非出于成长风格的考量,而且在经历了大幅上涨后依旧持仓不动,显然也没有根据市场变化而做出调整。

作为一位掌握千亿资金的基金经理,葛兰已经处于整个基金行业中的前列,但随着近两年来“抱团行情”不再,曾经的“顶流”基金经理也开始迅速跌落神坛。对于葛兰而言,如今“顶流”的光环已经消失,收益率成为了“硬道理”,从这一点来看,收益表现平平的葛兰,距离“强势回归”可能还有很远。

全民快三平台,全民快三官网,全民快三网址,全民快三下载,全民快三app,全民快三开户,全民快三投注,全民快三购彩,全民快三注册,全民快三登录,全民快三邀请码,全民快三技巧,全民快三手机版,全民快三靠谱吗,全民快三走势图,全民快三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全民快三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